今天是:2019年1月24日 星期四
天气预报:
站内搜索:
周小川发出货币政策新信号
来源:www.ca88.com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7-04-05 浏览:1066次

近日在博鳌论坛上,央行行长周小川明确表示,经过多年的量化宽松后,我们已经到达了这次周期的尾部,货币政策不再是宽松的了。

从笔者的观察来看,这可能是周小川作为央行行长十多年来,发出的最明确的信号。周小川在央行任上,正是中国经济处于转型期,货币政策牵一发而动全身,一举一动备受市场关注,因此在公开演讲中,个人观点的表述往往非常谨慎,有时候感觉就像打太极拳,因此有人说小川在学格林斯潘。

中国货币宽松应该是从2008年后半年开始,从2006年开始到2008年中期,中国经济出现了一波比较严重的通胀,央行也相应出台了许多紧缩政策,比如连续大幅度提高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和连续加息,但是正是在这个时候华尔街金融危机爆发,为了应对危机政府实行了四万亿刺激措施,央行的政策出现了180度的大转弯,宽松的货币政策也就此开始。

2008年开始的宽松的货币政策,再加上美联储实行三轮QE,大量热钱在人民币兑美元升值和房地产的飙升进入内地套利,导致中国m2增速飙升。自20071月以来,中国的货币供应总量M2连续超越了日本、欧洲和美国几大经济体,目前相当于欧洲和美国的两倍,日本的三倍。中国的M2已经相当于这三大经济体的M2总量的70%左右。

因为要将人民币挂钩美元,实现对美元的缓慢地盯住,中国的货币扩张跟美元货币的宽松路径极为相似。中国货币的超发有两个原因,一个是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扩张,一个是商业银行信贷的飙升,最终体现为m2的连续翻番。尽管2008年后全球经济处于下行期,中国经济需求也不足,物价通胀没有显现,但是以房地产为主的资产价格却跟随m2的上涨,飙升地更加严重。

而为了稳定经济增长,央行从2014年开始进一步大幅降低货币市场利率,这导致地方政府和非金融企业的负债高涨,而金融企业相互借债,金融企业间的杠杆率也很高。

当然如此情况肯定不能继续,从2016年后半年,央行开始逐步提高SLF常备借贷便利的利率,到目前已经提高了多次,尽管是非常小幅度的提高,在市场一再呼吁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时候,央行不为所动。事实上,从201512月美联储第一次加息开始,央行的宽松政策就已经终止,直到开始提高公开市场利率,表明中国经济已经进入加息通道。

而这个趋势,直到近日才由周小川明确表述出来。

周小川进一步补充说,目前全球经济复苏在不同国家以不同速度在进行,不同国家的表现截然不同。全球市场并不是完全协调一致,货币政策也不是完全协调一致。

周小川表示,全球的复苏经过了很多曲折,我们看到欧洲主权金融危机仍然没有解决,还有一些问题在发生,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,货币政策也需要逐步改变,变成审慎的货币政策,这里存在很大的挑战。

“无论如何,我认为要看到货币政策的限度,认真去考虑,什么时候考虑如何离开货币宽松的周期。”周小川称,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

他指出,我们已经在一些国家看到通胀,但在全球范围做任何判断为时尚早。“我们要保持审慎的态度面对通胀,这与货币政策的制定有直接关系。虽然货币政策制定当局已经开始紧缩他们的政策,但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。我们会强调结构改革以及其他长期的发展战略,发出信号告诉人们不要太依赖于货币政策,这个信号的发出是很重要的。”

可以肯定,如果美国经济复苏加快,今年加息三到四次,那么中国加息的决策就不会太远。尽管中国经济看到复苏还很遥远,如果明年美国经济还以如此力度加息,对中国的货币政策就会产生非常大的压力,一面要维持汇率的稳定,一面还要保持经济的增长,这两个方面必须有所取舍,而这个取舍就是要付出沉重代价。